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老田:江青曾经自比(居)过武则天吗?

2020-01-16 09:49:1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老田
点击:    评论: (查看)

beplay.com_【官方首页】-beplay  说江青比武则天还凶,原本是谭震林骂江青的“坏话”,在后文革时段就演变为江青自比武则天甚至要当女皇了,还有相当一些“权威人士”出面为这个谣言背书。本文拟对相关文献,做一个粗略的考据和梳理,返回到历史现场去看看彼时彼地的实际状况,到底是怎样的。

  文革期间,把江青与武则天的名字联系在一起,谭震林是第一个。1967年2月17日,谭震林给林彪写信,其中有部分文字看起来是专门为毛主席抱不平的,上纲上线说江青不尊重毛主席:“他们不听主席的指示,当着主席的面说:‘我要造你的反’。他们把主席放在什么地位,真比武则天还凶。”【见附录一】

beplay.com_【官方首页】-beplay  2012年11月上旬,在上海访问戚本禹时,特意问过此事经过。据戚本禹回忆,是某件小事上江青与主席有些不同看法,主席也没有附和江青的意见,江青用对丈夫撒娇的口气对主席说:“主席我要造你的反”。beplay.com_【官方首页】-beplay此事被谭震林抓住了,他原本就别有怀抱,正好借题发挥一把,所以就起草了那封为主席声张正义的著名信件。

  据《谭震林传》(浙江人民出版社1992年)一书披露,针对江青扬言“要造毛主席的反”,谭震林曾经对李富春等人说过:“我们革命几十年,见过谁这样对待毛主席的?江青连政治局委员都不是,她有什么资格到政治局会议上吵吵嚷嚷?毛主席是全党的主席,她凭什么用泼妇骂街的语言,这样肆无忌惮?!”(P355)看起来,在与毛主席关系上,谭震林自认为关系更近也更有资格说话,甚至还能够全党的名义发言——这就相当于是谭震林自以为能够以大股东的资格身份,去压制或者取消江青作为“小股东”的批评权了。

  谭震林说“江青在政治局会议上”什么的,这个如果有错的话,那显然就是周总理的“锅”了。是周总理鉴于文革的局势发展,大量群众运动与各级党政干部产生严重冲突,相关事务的商讨处理不可能继续在从前的组织建构内部解决,需要文革小组成员出席碰头会,来共同讨论处理各地的文革事务。beplay.com_【官方首页】-beplay江青有机会与政治局委员或常委一起开会,就源于这个新的碰头会方式,谭震林这个不满意,显然是针对周总理的“不同政见”。

  据戚本禹回忆,主席就谭震林的恶意攀比,对江青当面给出过评价(大意):你要是有武则天那两下子就好了,你恐怕连慈禧太后都不如。为此,江青曾经大哭一场——竟然官场“才干”评价分这么低,后来,江青自己也公开承认她本人的才干不如武则天。

  江青在1976年的一次讲话中间,对官场这一类攀附谣言进行过一次正面回应,她说:“邓小平整我,是有政治阴谋的,是对主席。别人造谣我是武则天。我说,在阶级问题上,我比她先进;但在才干上,我不及她。他们没有历史知识,就是想拿旧社会那个传统观念来来对付这两位封建的大的女政治家。beplay.com_【官方首页】-beplay她们比男人还厉害,而且是法家。我才干不及她们,确实不及。我就是一个马前卒,过了河,不回头。我感到光荣,在这一盘棋上,我是个卒啊,我光荣。beplay.com_【官方首页】-beplay有人写信给林彪说我是武则天,有人又说是吕后。我也不胜荣幸之至。”“他们就是用下流的东西诽谤武则天,诽谤吕后,诽谤我目的是诽谤主席嘛。还有比这个还厉害的,我就不能说了。这个事情涉及到主席,你们也不要去扩散。”【江青在打招呼会议期间擅自召集的十二省、区会议上的讲话记录稿(一九七六年三月二日),载国防大学党史党建政工教研室编辑《“文化大革命”研究资料》1988年,第384页】

  在同一次讲话中间,江青还公开表达对一些半文盲高官的鄙视,说他们不懂历史,卑视那些仅凭借“旧社会传统观念”下论断的发言人;她说自己对历史下过功夫,还引证新旧唐书的有关记载、武氏子孙当权及其正面评价武则天的事实,表示自己也给武则天以正面评价。

  有趣的是,在1976年年底的一次会议讲话中间,谭震林依然坚持“江青反对毛主席”的判断:“为什么主席夫人会反对主席呢?其实,主席早就和她决裂,同她分开了,毛主席看了江青同威克特夫人的谈话以后,就写了分道扬镳的指示。当时总理主持中央政治局工作,也患了重病,没有实行。”【见附录二】

  谭震林提到的那个“分道扬镳的指示”,到底是否存在过?是大有疑问的。1975年开始,就有一些广为流传的传言,其大致内容是“香港出版的《红都女皇》……出版后,据说新华社香港分社当时就报告给了中央,中央有关领导在审读后认为此书的内容与江青1972年8月同维特克夫人的谈话内容一致,于是断定此书即维特克夫人著作的中文版,随即呈报给毛泽东(一说是经由邓小平,一说是经由汪东兴)。毛泽东阅后批示道:‘孤陋寡闻,愚昧无知,立即撵出政治局,分道扬镳。’这件事,在1975年流传甚广,当然,更是大快人心。……又据范硕著《叶剑英在非常时期》一书记载:《红都女皇》出版后,中央命令我外交人员不惜重金,买下版权,并将书火速送回国内,上呈毛泽东。毛泽东阅后大怒,遂写下那条批示。至于后来为什么没有照此处理江青,是周恩来认为毛泽东不过是在气头上,其实并不是真心要处理江青,于是对毛泽东的批示予以‘暂缓执行’,最后不了了之。”

  【网址:http://history.sohu.com/20151008/n422726191.shtml】

  在江青被抓进秦城监狱之后,这本从未出版过或者存在过的《红都女皇》一书,反倒成了她野心巨大的最有力的证据,官场中间还以此为中心展开了颇有规模的谣言政治举措。

  不过,较为靠谱的事实是:香港从未出版过《红都女皇》一书,毛泽东当然也不可能看到,也不可能对不存在的书及其内容进行批示,这样一来,周总理也就不可能对于对于没有存在过的“指示”予以“暂缓执行”了。

  至于维特克的《江青同志》一书,倒真有其事,不过是直到江青进监狱之后的1977年,才在美国出英文版。谣言史学名家叶永烈在《江青传》中间言之凿凿,说:“毛泽东确实尖锐地批评了江青对维特克的谈话。当毛泽东得知《江青同志》在西方出版,曾颇为震怒。”若真个如此,1976年去世的毛泽东能够对1977年才发生的事情表示看法,那就是标准的未卜先知了。

  实际上,《江青同志》的中文译本,直到2006年才由香港星克尔出版社出版。不过,这本书实际上也挺差的,西方人研究中国的政治和历史,其背景交代只能够说是“稀烂”,原因不在于别的——很少有人语言文字过关且愿意投入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搜集靠谱的材料,维特克一书中间,凡属她自己追加的历史背景交代均惨不忍睹,诸如此类的“瞎说”占据着相当高的比例——“1962年9月由她起草的《五一六通知》提交八届十二中全会”“1962年秋开展了社会主义整风运动”等(中文版P299、300)

  依据江青生前的公开讲话,以及她得到过的材料,把她比作武则天或者吕后,原本是一些官场人物利用“传统观念”,借以贬低江青参政的政治修辞手法。但等到1976年10月江青被抓之后,事情就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翻转,依据报章大批判文章作者们的铁口直断,以及谣言史学名家们的“权威定论”:江青要在她的大靠山毛主席倒了之后,完成个人抱负(或野心)的逆天升级——现在是江青自己自比武则天,甚至还要算党夺权当女皇了。另一位谣言史学名家严家其在其发行量颇大的《文化大革命十年史》中间,就好像他是江青授权的唯一发言人似的,不提供任何引文和证据,直接进行如此这般的“权威发布”:“江青一直把自己比作吕后,”“天津知道江青更愿将自己比作武则天,”“江青把吕后、武则天尽量与自己拉在一起,以满足她那无法抑制的作女皇的欲念。”【严家其等《文化大革命十年史》天津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512、513、517页】

  很显然,各路大批判文章作者,代理江青声称其“自比武则天”“想要当女皇”什么的,这些都不曾得到过江青本人的事先授权和事后追认。不过,说江青本人如何看待毛主席身后自己的处境,这倒真有此事,依据相对靠谱的信息来源这个预计是相当悲观的,与大批判文章作者们声言的“女皇”预期,截然相反。

中央“王张江姚专案组”1976年12月权威发布的张玉凤揭发材料(影音件及文字)

  据张玉凤揭发,早在1973年江青就跟她说过,自己的出路无非有二:一是将来准备砍头坐牢,这个她不怕;二是把她不死不活地养着,这个难应付一点。也就是说,因为支持过群众造反事业,江青明确认识到自己早已经成为整个官场的对立面了,加之她对邓小平等人一贯评价极低(在打招呼讲话中间用过“残酷”“毒辣”等词汇),因此对未来并无过高期待。

  依据有据可查的文献资料,江青承认过自己才干不如武则天,同时还准确预测到自己结局不妙;因此,也就不可能还存有各种虚无缥缈的野心或者奢望——诸如要第二个当武则天或者女皇之类,这一点应该是确凿可信的。

  二〇二〇年一月十四日

  附录一:谭震林给林彪的信,引自宋永毅主编《中国文化大革命文库》(第三版)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2010年

  谭震林给林彪的一封信及林彪和毛泽东的批语

  谭震林 林彪 毛泽东

  1967.02.17

  林彪将此信送毛泽东阅,并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信中说:“主席:谭震林最近的思想竟糊涂堕落到如此地步,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毛泽东批示:“已阅”,“恩来同志阅,退林彪同志”。

  昨天碰头会议上,是我第三次反击,第一次是上前天在电话中,第二次是昨天一早写了一封信。我所以要如此,是到忍无可忍的地步。他们不听主席的指示,当着主席的面说:“我要造你的反”。他们把主席放在什么地位,真比武则天还凶。他们根本不作阶级分析,手段毒辣是党内没有见过的。一句话,把一个人的政治生命送掉了,名之曰‘冲口而出’,陶铸、刘志坚、唐平铸等等,一系列人的政治生命都是如此断送的。对于这些的错误批评过吗,只批评陶铸,其他人都未批评,而且,批评陶铸为时很短,根本不给人改过的机会。老干部,省级以上的高级干部,除了在军队的,住在中南海的,几乎都挨了斗,戴了高帽,坐了飞机,身体垮了,弄得妻离子散,倾家荡产的人不少,谭启龙、江华就是如此。我们党被丑化到无以复加了。北京《群丑图》出笼后,上海、西安照办。真正的修正主义、反革命分子,倒得到保护。这些无人过问,他们有兴趣的是打老干部,只要你有一点过错,抓住不放,非打死你不可。……我想了好久,最后下了决心,准备牺牲。但我决不自杀,也不叛国,但决不允许他们,再如此蛮干。

  总理,已被他们整得够呛了,总理胸襟宽,想得开,忍下去,等候等候。等到何时,难道,等到所有老干部都倒下去了再说吗。不行,不行,一万个不行。这个反,我造定了,下定决心,准备牺牲,斗下去。拼下去。请你放心,我不会自杀。

  附录二:谭震林等人在四届人大三次会议上的讲话(出处同上)

  李先念陈云谭震林在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上的讲话(部分摘录)

  李先念 陈云 谭震林

  1976.12.02

  〖时间:下午,记录摘要。〗

  陈云副委员长(12月2日在小组会上发言)说:

  讲三点意见:一、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采取果断措施,一举粉碎了“四人帮”。这在我们党的历史上是一件大事。它关系到我们党和国家的命运。这件事的意义重大,只有创立井岗山根据地和遵义会议确立毛主席在全党的地位这两件事可以相比。二、要彻底揭发批判“四人帮”,还要做很多工作,做长期工作。这是因为我国有八亿人口,要使人人明白是不容易的事。有些人思想上不明白,江青是主席的夫人,她怎么会反对主席呢?因此要很好地揭发,很好地宣传。三、人大常委会有不少年轻同志。刚才许多同志都讲自己受了“四人帮”的影响,犯了错误,作了自我批评。这样做很好,我们在工作中犯错误,甚至犯路线错误是很难避免的。犯错误不要紧,这要给同志们鼓励。问题是要善于从错误中学习。我自己在历史上犯过很多错误,瞿秋白、李立三、王明的错误路线,我是有分的。犯错误不要紧,认识错误,改了就是了。

  谭震林副委员长(12月2日在小组会上发言)说:

  我补充一点意见:就是我们要充分认识华国锋同志当我党的领袖是当之无愧的。他的确是我党的英明领袖。我以前不认识华国锋同志,我是从他主持中央工作以来,特别是解决“四人帮”的实践中确认了这一点。毛主席很早就认识了华国锋同志,从实际工作中对他进行了考查。1959年毛主席回韶山时就认识了他,他当时担任湘潭地委书记,主席评价了他的领导工作。接着毛主席亲自提议华国锋同志任湖南省委第一书记,仍兼任地委书记工作,毛主席对华国锋同志作为党的领袖和接班人有全面评价,我就不多讲了。

  刚才陈云同志讲,有些同志可能想不通:为什么主席夫人会反对主席呢?其实,主席早就和她决裂,同她分开了,毛主席看了江青同威克特夫人的谈话以后,就写了分道扬镳的指示。当时总理主持中央政治局工作,也患了重病,没有实行。开始,邓小平是批了“四人帮”的。所以,江青说她在政治局挨了斗。但是碰到了困难,“四人帮”不承认错误,邓小平就没有坚持斗争,说“算了吧”!主席批评邓小平没有以阶级斗争为纲,就是指他没有坚持同“四人帮”斗争。在这种情况下,主席就决定了让华国锋同志作接班人。要粉碎“四人帮”可不是容易的事。“四人帮”很傲慢,谁都不在眼里。主席说过:“他们不听我的。”要粉碎他们,不但要下大决心;有很大的魄力,而且要很机敏,当机立断。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十月六日解决了“四人帮”。告诉同志们,如果迟一下也不行。他们已计划好十月七日在长沙举行百万人大会批判所谓的修正主义,华国锋同志,接着就在上海响应,然后“四人帮”在北京夺权。然而华国锋同志机敏地,果断地采取措施,不费一枪一炮,粉碎了他们篡党夺阴谋。当时的情况真是千钧一发呀,事实充分证明了华国锋同志确实是我党的英明领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vton.net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